博中网 博中首页 博中头条 东南亚新闻 查看内容

上街追悼纳瓦尔尼 俄36城至少拘捕400人

2024-2-18 18:49| 发布者: 爱情的自私| 查看: 1028| 评论: 26|原作者: 爱情的自私|来自: https://www.orientaldaily.com.my/news/international/2024/02/18/631690

摘要: (莫斯科18日讯)俄罗斯反对派领袖纳瓦尔尼当地时间周五昏迷后猝逝,但外界对其死因仍感到怀疑,而俄罗斯各地支持民众连续2天...

(莫斯科18日讯)俄罗斯反对派领袖纳瓦尔尼当地时间周五昏迷后猝逝,但外界对其死因仍感到怀疑,而俄罗斯各地支持民众连续2天在各城市自发举行纪念活动为他悼念,人权团体指出,在活动期间有超过400人遭到拘留。

据半岛电视台、法新社等媒体报导,通报俄罗斯集会自由状况的人权团体OVD-Info指出,俄罗斯有36个城市于周五、周六举行纳瓦尔尼纪念活动。

莫斯科的“悲伤之墙”本来是纪念受斯大林镇压的受害者,俄人现在在那里放上花束、点蜡烛悼念,即使根本没放纳瓦尔尼照片,警方仍在旁边驻守驱赶。(图取自法新社)
莫斯科的“悲伤之墙”本来是纪念受斯大林镇压的受害者,俄人现在在那里放上花束、点蜡烛悼念,即使根本没放纳瓦尔尼照片,警方仍在旁边驻守驱赶。(图取自法新社)

俄罗斯警方周六在全国范围内迅速采取行动,驱散小规模抗议活动,并逮捕了400多人。其中有401人在活动期间遭拘留,从大城市圣彼得堡、莫斯科,到极北地区曾是劳改营重镇的沃尔库塔、别尔哥罗德都有人遭到逮捕。

民众的献花和其他纪念物品也在周五当天夜里被当局全部移除。但是周六前往墓地献花的人仍然络绎不绝,不过警方的逮捕行动也在持续。

莫斯科一座临时悼念处鲜花丛中留下的一张纸条写道:“阿列克谢·纳瓦尔尼的去世是俄罗斯可能发生的最糟糕的事情。”

警察周六在莫斯科纪念政治逼害受害者的纪念碑附近,拘捕一名悼念纳瓦尔尼的女子。(图取自法新社)
警察周六在莫斯科纪念政治逼害受害者的纪念碑附近,拘捕一名悼念纳瓦尔尼的女子。(图取自法新社)

警方在“悲伤之墙”旁驱赶民众

英国广播公司(BBC)驻俄罗斯约20年的记者罗森柏格周六报导,纳瓦尔尼骤逝当天,俄罗斯电视台(Russian TV)的45分钟晚间新闻只用了28秒报导纳瓦尔尼之死,几乎是以“顺带一提,这人死了”的方式轻轻带过。

纳瓦尔尼的支持者目前仍在哀悼。莫斯科的“悲伤之墙”(Wall of Grief)本来是纪念受斯大林镇压的受害者,俄国人现在在那里放上花束、点蜡烛悼念,即使根本没放纳瓦尔尼照片,警方仍在旁边驱赶。

罗森柏格写道,“在一个异议几乎受到压制的地方,对许多人来说,光是献花就是需要鼓起莫大勇气的行动”。

圣彼得堡警察在政治镇压受害者索洛维茨基纪念碑前,监控献花悼念纳瓦尔尼的民众。(图取自法新社)
圣彼得堡警察在政治镇压受害者索洛维茨基纪念碑前,监控献花悼念纳瓦尔尼的民众。(图取自法新社)

警方无视民众驳斥 动手驱离抓捕

一个名为米哈伊尔的男子说:“我是在手机上看到新闻,当下第一个反应是‘这是开玩笑的吧,不可能是真的’。但后来新闻越来越多……我大概哭了快一小时。”

镇暴警察来清理“悲伤之墙”前的广场,称这里不准聚集;一名女性反驳,“我们有权利站在这里,我们想站就站,这条街又不是你们的,这是大家的”。不过警方无视民众驳斥,开始动手驱离、抓捕,一名妇女尖叫,一些人对警察大喊“无耻”。

罗森柏格写道,“我们从没想过这会发生”,是他最近从俄国人那里经常听到的话。虽然如此,有些人仍深信俄罗斯有朝一日会改变、将会有更美好的未来;他们得如此深信著,就像抓住黑暗中的一束微光。

纳瓦尔尼的死讯传出后,俄罗斯多地有民众上街悼念,图为圣彼得堡民众在政治镇压受害者纪念碑前,献花悼念这位知名的克里姆林宫批评者。(图取自法新社)
纳瓦尔尼的死讯传出后,俄罗斯多地有民众上街悼念,图为圣彼得堡民众在政治镇压受害者纪念碑前,献花悼念这位知名的克里姆林宫批评者。(图取自法新社)

牧师为纳瓦尔尼举行祷告仪式被捕

在莫斯科市中心一处墓地,警方逮捕了十几位悼念纳瓦尔尼的民众,并且稍后将这一地区封锁。在圣彼得堡,也有十几位悼念纳瓦尔尼的民众被捕,其中包括一位准备为纳瓦尔尼举行祷告仪式的牧师。

在克里姆林宫旁的一座桥上,有人看到蒙面男子将鲜花舀进垃圾袋中,这些垃圾袋放置在纳瓦尔尼盟友和被杀的克里姆林宫批评家涅姆佐夫的非官方纪念碑上。

36岁的民众尼基丁表示,“纳瓦尔尼的死是可怕的,希望破灭了”。他还说到,“纳瓦尔尼是一个非常认真、勇敢的人,现在他不再和我们在一起了。他说的是实话——这非常危险,因为有些人不喜欢真相”。尼基丁要求在隐蔽的地下道接受采访,原因是担心遭到警方拘留。

周六在莫斯科,人们前往政治镇压受害者的纪念碑“悲伤之墙”向纳瓦尔尼献花。(图取自法新社)
周六在莫斯科,人们前往政治镇压受害者的纪念碑“悲伤之墙”向纳瓦尔尼献花。(图取自法新社)

封锁一些墓碑和纪念碑及对民众拍照

美联社说,在俄罗斯的其他一些城市,警察干脆将市内一些墓碑和纪念碑所在地封锁,而且还对前往这些地方的民众拍照并纪录他们的身份信息,这显然在对这些民众实施恐吓。

据人权组织报导,俄罗斯法院周六开始对悼念活动中被拘留的人判处最高15天的短期监禁。

OVD-Info估计,圣彼得堡、莫斯科分别有74人、49人被逮,“每个警察局的在押人员可能比公布的名单还要多,我们只公布那些有可靠讯息,而可以公布的名字。”

传统上这两大城市的抗议总是最多、也最强烈。圣彼得堡一名83岁老太太说,“我为他(纳瓦尔尼)、也为我国感到遗憾”,她不愿透露姓名,“我很害怕”。

圣彼得堡民众悼念纳瓦尔尼后被警察拘捕。(图取自法新社)
圣彼得堡民众悼念纳瓦尔尼后被警察拘捕。(图取自法新社)

英国媒体指出,这将是自2022年9月普京发动局部动员令以来,俄罗斯政治活动中最大规模的逮捕行动。

报导指,克里姆林宫控制的几个俄罗斯国家通讯社,均未报导这些事件,也没有报导境内多地有数百人不顾当局警告,持续在纳瓦尔尼临时纪念碑前献花。

47岁的前律师纳瓦尔尼周五在位于莫斯科东北方约1900公里的哈尔普“极地狼”(Polar Wolf)监狱散步后失去知觉,随即死亡。纳瓦尔尼的团队周六被告知,他是因“猝死症”而丧命,且在当局调查完成之前,其遗体不会移交给家人。


路过

雷人

握手

鲜花

鸡蛋
在线影院 萝莉x视频
  • 联系我们
  • 邮箱:1000000#qq.com(请把#改成@)
  • 电话:0000-000000
  • QQ客服 1000000
  •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早上9点至下午5点)
  • 微信公众平台

  • 扫描访问手机版

小黑屋|博中网

©2001-2021 GMT+8, 2024-4-16 19:55 , Processed in 0.018130 second(s), 14 queries .